四月桃花堤

定一个小目标,完结古墓记事

平行世界(敏若)


(二)
药草须经炮制方能入药。有些药草需要翻炒蒸煮,有些需要敲砸锻制,为的是归经去毒。
王难姑教给青羊的却恰恰相反,侍弄药材的手段是独一无二的去杂存毒,为着是提炼最纯的毒药。
“小姑可知毒才是正道。”
青羊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虚心讨教。
“毒蛇口中牙,蝎子尾后针,好比人手中刀剑,可进攻可防卫。”还似乎有些道理,胡青牛端着茶盏在一边旁听。
见胡青牛也过来凑热闹,王难姑话锋一转:
“遇见什么人,不喜欢了就毒死毒残毒瞎毒哑。别白白地搭救伤的莫名其妙的陌生人,惹了祸根回家后悔半生。”王难姑话中有话,青羊掩口直笑,胡青牛哑口无言默默转身回去看丹炉。
并不觉得让大病初愈的妹妹随妻子去学毒有何不妥,胡青牛任由姑嫂俩人玩得开心。他也会时不时提点一两句,防止毒物接触多了,妹妹身体会受损。
他们住地为花萼山,风景秀美,地处绝佳,主峰高耸,遍被珍药。汉江和巴河从山峰左右分流,水源丰富。常言水为药魂,胡青牛多方游历,最后看中此地的药材和水质,带妻子和妹妹来隐居。
更有诗云:
此是铜城第一峰,崔巍高耸碧芙蓉。
风生虎穴人随啸,雪映鸿泥路尽封。
呼吸可能登帝座,登临正好访仙踪。
凭栏俯视人间小,脚底烟云几万重。

登高望远确实会有飘然欲仙之感,但是考虑到青羊的身体,胡青牛还是将小屋建在一处平缓地。
小屋建成后余一处空地,便又搭几个竹架子晒晾草药。
青羊就时常在竹架间随嫂子翻拣药草。

花萼山药草极为丰富,饶是青羊每日辨认,也不能认全。

平行世界(媳妇庆生文)



(一)

山崖上坐着一位女子,背影单薄萧索,似乎下一秒就会随风飞去。

“久寻不得,她竟在此处!真是要了命。”一中年男子放下衣摆,气喘吁吁就要上前拉住她,不料却被另一中年女子拦下。

“她只不过是发呆,又没有缺了胳膊少了腿的,你着急甚么?”说罢中年女子缓步上前,握住那女子的手,柔声问:“青羊可是看够了?随嫂嫂回去罢。”

唤做青羊的女子才反应过来,偏头看见身后那吹胡子瞪眼的,不是兄长胡青牛更是何人!连忙就着王难姑的搭手站起来,由她搀扶着走回。

“知道害怕了?你这身上每一块骨头都是我接的!出门不经我同意,擅自跑到这种地方来耍,准备再摔个粉身碎骨不成!”男子神清骨秀的面容被愤怒歪扯,挥舞着双臂打也不是骂也不是,最后狠狠捶了一下自己手心。

“好啦~说也说过了,青羊不能长时间吹冷风,快些回家吧。”王难姑把小姑子搂在怀里催促着。

崖上人烟稀少,树木就格外茂盛。青羊不慎衣衫被勾住,自蹲下解开。胡青牛早抱着一肚子气大步向前去了。
看着略远的哥哥身影,青羊抬头问王难姑:“我真的是被负心人推下山崖摔成这样的么?嫂嫂能不能为青羊细讲讲,我是丝毫也回忆不起来的了。”
王难姑回头看向悬崖:“这不是出事的故地,你也不是当年的你了,想起来又如何?负心汉已经被你兄长斩了,扔到山沟里喂狼。大抵就是这些,这天长日久的,快活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,你还问这些旧事作甚。”
“可是,我总觉得这是别人的故事,生生按在我身上的。”青羊随着嫂子爬下一处乱石坡,“哥哥一直醉心医术,哪里能抡刀斩人呢?”

乱石坡旁有一片青草滩,王难姑打扫小径边的石板让妹子歇息,“你若是真觉得如此,那再好不过了,就当是前世的孽债。你不用计较这许多。哥哥武力是不佳,但是还有嫂嫂在呢。他要为你报仇,我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石边有一株蒲公英,黄灿灿的芯子煞是好看。王难姑拔下来,杂着几根点地梅绕了一束花让青羊拿着。
青羊拨弄着花瓣,放在鼻尖闻了闻。
“如今身子大好了就跟着嫂子认认药草,学学医术做个消遣罢。”
“那再好不过了。”

中元敏若

中元节又称盂兰节和鬼节。民间在此日祭祀祖先。街角巷尾,墙边河堤,人们给先人烧去纸钱纸元宝纸衣服,供先人在阴间花用。
中元节鬼门大开,众鬼能回阳间看望亲人后辈。他们纸圈旁蹲守,待纸灰落地,便一一拾捡。
偶尔有些孤魂野鬼,会争抢散落的纸钱灰。这些倒是小事,只是有些恶鬼也会趁着这个机会来到人间,专挑体弱妇孺,吸走她们真元,强占身体做尽恶事。
“所以,这一晚最好不要外出走动。你确定还要继续跟着我?”
周芷若对赵敏讲这些事时,身后不远处的火堆明灭,忽闪的光映在她的脸上,添了几分诡异。
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我堂堂郡主,怕那小鬼作甚。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,这个日子你可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。”赵敏抱剑而立,面带哀戚。

“那你是怕,还是不怕啊……”

纸火燃烧后一阵青烟卷着纸灰打着旋飞起来,老人家如果看到,会说是鬼来捡钱。

初秋的夜间,晚风寒凉。
赵敏衣着尚单薄,又倔强地不肯回家,此时此刻她已经打了个哆嗦并两三个喷嚏。

周芷若转身便走,赵敏紧随其后。
“你要是害怕可以吐口水。据说,鬼沾到了人的口水会重伤,化作牲畜或者青烟,就害不得人。”
不多时,身后便想起了呸呸呸呸的吐口水声。
“你可省着点,火堆附近妖邪才多呢。”
周芷若用余光看了身后小尾巴,嘴角抿出一抹笑。
赵敏才不管这些,只把口水当成取之不尽的保命符。
火堆越来越近了,赵敏吐口水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。

呸!这次空有声音,没有口水落地。
咦?
没有了?
口水用光了?

赵敏急切拉住芷若,沙哑着嗓子问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火堆就在眼前,周芷若好整以暇:“我怎么知道,早就告诉你省着点了。”
芷若是不信这些的,说出来只是为了吓唬赵敏,看她畏惧的样子好玩罢了。
火堆边有些暖意,赵敏看着眼前这个淡雅出尘的美人儿时,脑子里闪过一个办法能解决此刻自己的困境,不由得转睛微笑。
小狐狸开动歪脑筋的时候,眼睛也闪着光,灵气逼人。
芷若还没反应过来,赵敏已经亲到了她的嘴巴,狠狠嘬了一口,然后对着身边的火堆:
“呸!”

放到这里存一下

新闻播报:某市xx河边一夜跑者落水,据网友爆料,该名女子在某大网文平台以笔名——“今天也不更文”发表过十余篇小说,有粉丝数百人在河边为其点蜡祈福……
粉丝:“好伤心,找了个火盆把大大坑掉的文打印出来一起给烧了。““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,请要记得更文哦,然后可以托梦给我,我帮你完结现世文[泪]”“大大……”
阎王小姐姐看着堂下跪着的大大,打开手里的案宗:黄文小写手,十宗罪未完结。专心玩乐不码字,无视迷妹催更……
“啪”!阎王:“这算什么罪过嘛!”
“就是就是。”大大默默点头。
“报!大人,阳间快传来一封加急件,是她的罪证实录!”青鸟小妖把文件叼到案头。
“嗯……嗯……不错不错,果然精彩。”正看到兴起处,“咦,下面呢?”
“没了。我死了,文坑了。”一脸冷漠。
“不是问题,我这里还有纸笔,大大请写。”阎王一脸期待。
“这……”
“不乐意?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十八层地狱百般刑具你是要一一体会咯?”
“这就写!”[泪]
就是这样,大大重操旧业。在阎王的鞭挞下,开始了日更的新生活。

穷婚

不管掌门多穷,郡主还是决定下嫁。
“有情饮水饱。”郡主深以为然,试图以此劝动母亲。
“不行,娶妻嫁汉,穿衣吃饭。她能给你好生活么?”王妃不同意,她不愿意女儿受苦。
可是郡主乐意啊。不就是生活俭朴一些,她要的也不多啊~
年轻人就是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。拗不过宝贝女儿,王妃决定亲自考察一下掌门家再做决定。

房屋比不上王府豪宅,却收拾得干净利落。小院里种着花果,蜂蝶上下翻飞,王妃面色稍霁。屋内有架雕花木床,橱柜、桌椅等家具一应俱全。“这些是芷若亲手打造的呢!有这等手艺,当个木匠也不愁吃穿了。”王妃瞪了一眼敏敏,女生外向,还没嫁人就替别人说话,这还得了?
倒是这个周掌门,垂手顺眼,恭顺有礼,进退有度,人品尚能入眼。

王妃打开衣橱。
外面的都是虚的,她要看看被褥是否一应俱全。女儿骄傲任性,王妃暂时要杀杀她的锐气,不肯轻易贴补。不过也不能让女儿受太多的苦。床席不图锦绣满目,也要厚实舒服。她看着满满一橱柜的被子,点了点头,比较满意。赵敏看着母亲的态度转变心中暗喜,给芷若打了个最高分,好娘子,这物品准备太到位了。

新婚之夜,闹过洞房,众人散去。小俩口准备安歇。芷若从衣柜里拾出来一层薄被覆在敏敏身上。“有点冷,再加一层吧!”
芷若面有愧色,抱紧郡主:“哪里还有被子。盖个我罢了。”
“那一柜子的被褥呢?”
“……嗯,都是借来装门面的……”